dangzheng@people.cn       

期刊数字化升级应加快向知识服务转型

张博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随着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及网络媒体的广泛应用,媒体融合时代已经来临,学术期刊的融合发展也成为大势所趋,那么,如何有效地实现期刊产业转型升级?

8月21日,在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中文集团数字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北京中文出版传媒融合创新发展联盟、北京新兴传媒出版融合创新发展研究院承办的中文知识网高峰论坛暨北京中文出版传媒融合创新发展联盟交流会上,与会嘉宾就期刊的融合发展和数字化转型升级展开了深度探讨与交流。

对融合发展要有敏锐洞察力

《2017—201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整体收入突破7000亿元,但互联网期刊、电子书、数字报纸合计收入却占比不到2%。

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认为,这些数据让我们更清楚地意识到,加强期刊数字化内容服务向知识服务的转型发展,并加快转型步伐的必要性。

其实,媒介融合是世界信息化、数字化过程中所形成的多功能、一体化的发展趋势。中国画报协会会长刘建生表示:“在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都发生深刻变化的今天,期刊行业也要把握大势,因事而谋,因势而动,因时而为。”

而作为奋斗在一线的期刊人,《中国医学创新》杂志社主编李永志则提出:“期刊的融合发展是全球化、数字化的前行趋势,因此,我们一定要对此有敏锐的洞察力。”

联盟机制是有效途径

“在推动融合发展方面,中央的整体考虑是加强统筹规划,在优化数字化升级、强化新技术应用的同时,推动优质内容资源的融合传播。”刘建生认为,作为传承人类文明和引领科学发现的重要组成部分,科技期刊是直接体现国家竞争力和文化软实力的有力表现,因此,要以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为目标,科学地编制重点期刊目录,做精、做强一批基础和传统技术领域的期刊。

作为北京市首批20家媒体融合发展重点实验室、国家知识服务模式(综合类)试点单位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文集团数字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国凯表示,中文集团数字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在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数字出版技术和融合出版系统的研发,目前已建成中文知识网这一兼具新闻属性与传媒属性的融合出版知识服务平台。

“这一平台不仅可以让各行业专家、作者和出版社等实现资源汇聚,而且可以为作者在提供文献精准推送、专家指导等服务的同时,实现图书的联合出版,从而推动期刊行业的融合发展。”在杨国凯看来,除了高效、实用的知识服务平台,建立联盟机制更是促进期刊集约化发展的有效途径和方式。对此,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张立也表示认同,他说:“目前传统出版单位转型效率有待进一步探讨。”

“事实上,就媒体融合发展趋势和规律而言,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不是取代关系,而是迭代关系;不是谁主谁次,而是此长彼长;不是谁强谁弱,而是优势互补。”刘建生表示,通过流程优化平台的再造,能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的有效整合,实现信息应用技术平台终端管理手段的共用、共通以及规划整合发展,从而加快相加速度。

“但就第九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中所展示出来的产品看,许多系统或产品已经将知识服务从概念提升到了应用范畴,这为传统期刊企业的转型发展提供了有力借鉴和帮助。”张立如是道。

数据驱动引发展方向

尽管我国期刊的融合发展已取得明显进步,“但期刊行业的转型仍面临着数字化发展盲目、数字化转型内生动力不足、管理体制和组织架构落后、编辑思维仍限于传统办刊模式、产业链开发不充分等问题。”郝振省认为,立足于用户需求和典型场景,积聚相对资源优势,提供差异化解决方案,延伸产业链是加强期刊数字化转型、由内容服务走向知识服务的必经之路。

“内容服务与知识服务其实并不冲突,二者并行不悖。”郝振省认为,由于出版行业面临着知识服务转型刚刚起步的新局面,因此,强调知识服务的重要性,重视转型发展这一概念,并将其作为出版行业的重要发展方向是当下的重要任务。“应加快构建出版融合发展技术标准体系;积极培育出版新业态;鼓励有较强实力的出版单位,积极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技术;深入推进资源聚集整合,建设数字化出版服务平台和专业数据库;推进出版单位机构融合、业务融合、资源要素融合,以及探索建立内容生产传播在数字化环境下的一体化机制;锤炼高强业务本领的同时,培养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的复合型人才。”郝振省进一步说道。

而就郝振省所提出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技术在期刊融合发展中的应用,张立则根据自己长期从事期刊工作和知识服务研究的经验提出:“数字出版期刊时代已经过去,目前行业已经进入大数据知识服务时代。因此,深入行业上下游、深入用户行为领域的大数据,才能真正驱动知识服务。”

(责编:徐玉涵、程宏毅)